首页 > 城事资讯 > 深度关注

鄂尔多斯:狂奔的财富 (1)

导语:所谓羊(羊绒)煤(煤炭)土(高岭土)气(天然气)构成了鄂尔多斯富足的资源体系。如同大风堆起沙丘,中国经济大气候使鄂尔多斯迅速崛起,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积累起了巨大的财富。

   

三联生活周刊2010016期封面:鄂尔多斯 狂奔的财富

  主笔◎李伟

  飞机经过一阵剧烈颠簸终于降落在了鄂尔多斯机场。我们走下舷梯,脚下踩着的土地正是中国最大的煤炭富集区的核心地带。这条煤炭带东起陕西榆林,然后一路向北,经神木、大柳塔,过陕蒙边界,跨越乌兰木伦河到内蒙古上湾,折向西纵贯鄂尔多斯全境,直达与阿拉善交界的乌海。几百公里的狭长区域,是我国最重要的能源走廊。

  在鄂尔多斯8.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48%是无法居住的沙漠,而70%的地层下,都埋藏着煤矿。已探明储量1676亿多吨,预计储量近1万亿吨,约占全国总储量的1/6。每天,全国煤炭所需总量的1/8就来自鄂尔多斯。除此之外还有7504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约占全国总探明储量的31.8%。我们每向前走一步,脚下都是财富。

  所谓羊(羊绒)煤(煤炭)土(高岭土)气(天然气)构成了鄂尔多斯富足的资源体系。如同大风堆起沙丘,中国经济大气候使鄂尔多斯迅速崛起,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积累起了巨大的财富。那些埋藏在地下已经亿万年的黑色矿产,从未像今天这么值钱。在2005到2009年的4年中,它直接推动了鄂尔多斯的发展奇迹——GDP与财政收入都翻了近两番。GDP从2005年的550亿元增长到2009年的2100亿元;而财政收入,2005年只有93亿元,2009年增长为365.8亿元。如果再将时间推至2000年,我们惊奇地发现,鄂尔多斯的经济总量是在以9年14倍的速度膨胀。

  也许在5年之后,这座城市的人均GDP真的可以超越“东方之珠”、亚洲的金融中心——香港。

  财富的快速聚集,使鄂尔多斯处于剧烈的突变之中。所有的变化都是以跃进的方式运行,而非循序渐进。新城市、新产业、新经济模式、新需求、新富阶层与新生活方式,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有趣的社会图景。充裕的资本在这块土地上左冲右突,寻求出路。财富之外衣下,是一场深刻而剧烈的社会变迁。

  由此,鄂尔多斯讲述了一个特殊的中国故事,她甚至颠覆了我们以往30年延续的梯度发展理论,形成了一个“反梯度”的案例。

  事实上,鄂尔多斯的财富故事并非坐拥富矿那么简单。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积累后,如何使用财富、驾驭财富,就成为政府与“煤老板”们共同面临的问题。经济学中有一个著名的概括,叫做“资源诅咒”,指的是过分依赖资源,反而限制经济的发展。初级资源型产业的大规模发展,导致人力资本的积累和科技能力的提升受到限制。在某种意义上,破除“资源诅咒”即是对自身生存模式的革命甚至颠覆。既需要智慧,也需要勇气。

  财富裹挟着鄂尔多斯前进,同时也使她具有了冷静取舍的机会与议价能力。而这种自由度和可能性,恰恰是当下中国众多城市所不具备的。

  鄂尔多斯:财富背后的逻辑

  煤炭为鄂尔多斯带来了第一桶金,创造了第一批富人。这座沙漠中的城市如同坐上了火箭,飞速发展。如果将这一巨变仅仅归结于能源价值的重新发现,则过于简单。

  财富改变了鄂尔多斯的发展轨迹,也带来了重新选择的机会。

  主笔◎李伟

  城市化运动

  透过我住的酒店的窗子,可以看到竣工不久的鄂尔多斯大剧院。

  大剧院的设计灵感,源于蒙古族男女的头饰造型,两组之间以连续曲墙相连接,既具有强烈的动感,又体现出浓郁的民族歌舞特色。剧院中包括1420座的大剧场、730座的音乐厅、128座及169座数字电影厅各一个。并安装了最先进的英国哈克尼斯超巨型背投高清屏幕。

  傍晚时分,有着沙漠颜色的外立面、镶嵌着宝蓝色玻璃的大剧院,在夕阳的映照下,如同妩媚的蒙古新娘。

  康巴什,蒙语的意思就是康师傅。5年多前,这里还是毛乌素沙地边缘的小村子,人口只有1400人。而现在,一座面积超过32平方公里的新城,如魔法般从沙漠中生长出来。

  “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是城市中心广场的主题,那座造型独特的大剧院不过是周边7座现代建筑之一。

  广场北侧是一组名为《闻名世界》的青铜雕像,用铜480多吨,共分为5个部分,反映了成吉思汗从出生到征战四方的历程。其中一座名为《海纳百川》雕塑,反映了成吉思汗招贤纳士重用各民族人才的故事,道士造型的人物应该就是我们所熟悉的丘处机。

  广场的南侧排列着大剧院、博物馆、文化艺术中心、图书馆等公共建筑。博物馆的设计造型取材于鄂尔多斯地方特有的红砂岩的结构造型,像一块不规则的蜂窝岩石。紫红的外立面与对面大剧院的黄沙色,遥相呼应。

  图书馆的外形就像三本立着的书本,分别代表着蒙古族三大历史典籍:《蒙古秘史》、《蒙古源流》和《蒙古黄金史》。会展中心在造型设计中融入了多种体现蒙元文化的符号和元素,入口会堂是个蒙古包造型,后面的一个大会堂和三个大展厅是马鞍造型。

  一个大时代的到来,城市和建筑往往与其互为表里。凝重悲壮的成吉思汗雕塑群代表着鄂尔多斯的历史;而广场另一端,锋芒毕露的现代建派筑群则象征着一段毫无规则的新历程。强劲的西北风掠过鄂尔多斯高原,粗粝的沙子扑打在绮丽而庞大的建筑上,那种感受异常奇妙——历史的变迁似乎全无过渡,无从缓冲,铁马金戈的大汗时代与现代文明只隔了一条几十米宽的马路。所谓崛起,就如同当年的蒙古铁骑,扑面而来,只争朝夕。

  康巴什新城的建造源于2004年,它与附近伊金霍洛旗的阿勒腾席热镇、东胜老区互为犄角,共同构成鄂尔多斯的核心城区,控制面积100多平方公里。

  经济的跳跃式发展,需要更多的工业园区,更大的城市,更宽的道路,更充裕的水源。在这种背景下,老城区东胜不堪重负。

  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曾涵上世纪80年开始工作。“那时候东胜很小,只有4万人口,有句顺口溜说东胜是‘两条街、一条狗、一个警察、一只猴’。”曾涵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说。在当时,缺水问题就已非常严重,“每天只能一早一晚放点水”。

  东胜区已经从4万人膨胀到80万人,水资源更加紧张。这里周边多为丘陵沟壑地形,扩展开发成本较高,难以承载全市今后经济增长。这时候,距离东胜20多公里的康巴什就进入了新城区的选址方案中。这里邻近乌兰木伦河,是一片平整的荒地,开发成本低。同时与老城东胜保持了较大的距离,为未来的发展预留了空间。按照规划,东胜、康巴什与阿勒腾席热镇将成为鄂尔多斯的中心城区,未来总共容纳130万左右的人口。

  2006年大部分政府机关搬到了康巴什的办公楼中,市委书记杜梓已经把家搬了过来,春节就是在康巴什度过,而非呼和浩特。中午公务员餐厅议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装修,随着公务员小区落成,更多的政府人员也将搬家。

  目前康巴什人口约2.8万人。按照规划到2020年,新区人口将达到30万。随着康巴什华泰汽车生产线的逐步完工,20多个配套企业也将陆续入住,仅这个项目就可带来2.2万个就业岗位,约10万定居人口。在鄂尔多斯8.7万平方公里中,约50%为生态保护区,禁止开发,每年都有10万左右的农牧民迁入城镇。未来,鄂尔多斯的总城市人口将达到130万左右,城市化率将超过80%。

  空间的拓展反映了城市的变迁,只不过这种变化以“突进”的形态展开,而非人们所习以为常的“渐进”。十几个工业园区分布在沙漠绿洲上,已经形成规模,在某些村镇甚至出现了四星级的酒店,享受五星级的服务。

  乌兰木伦河畔正在兴建鄂尔多斯的金融CBD。“我们的GDP已经超过了西安市,为什么不能争取成为西北地区的金融中心呢?”鄂尔多斯市金融办公室主任孙建平接受本刊采访时说。

鄂尔多斯第一站手机APP下载: 苹果版——IOS_V1.2 安卓版——Android_V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