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资讯 > 精彩专题

黑金双城记 鄂尔多斯与榆林 (1)

代表着中国煤矿工业最新面孔的两座新兴城市,如何在未来的能源版图中找到自己的定位?
 刚开出大柳塔镇不久,吉普在一处加油站停下来。我们裹紧大衣跳下车,远方的乌兰木伦河已经冰冻,太阳在更远处的原野消失,天色黯淡下来。
  加油站的后方,是一个货车过磅处,几十辆满载煤块的大卡车正排成长龙等待过磅。这条公路从榆林大柳塔镇延伸到鄂尔多斯的伊金霍洛旗,我们脚下踩着的冻土,正是中国最大的煤矿——神东煤矿的核心区域。
  从本世纪初起,得益于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尤其是重化工业的强势发力,这块占据中国煤炭储量高达三分之一的土地,成为全球瞩目的财富焦点。
  从榆林一路向北,到神木、店塔和大柳塔,再跨过乌兰木伦河到内蒙古上湾、到鄂尔多斯市,这条200多公里长的狭长地带被誉为中国的“能源走廊”。
  矗立在大漠与黄土高原过渡地带的两座城市,鄂尔多斯和榆林,同样荒凉贫瘠的地表都坐拥“黑金”——在时下的语境中,这是GDP和财富的代名词。曾经游牧和农耕文明分野最前线的两座城市,看起来似乎殊途同归。
  然而,在享受近10年狂飙突进的增长之后,两座城市却呈现出不同的发展路径与态势。开放、保守,新锐、传统,探索进取、坐享其成。一对对不可思议的矛盾,在这条“能源走廊”的南北两端,正在真实且愈发难以逆转地上演。
  这是为什么?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狄更斯在《双城记》里睿智地写道: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2010年1月9日,席卷北国的暴风雪终于得以停歇。《能源》杂志采访组深入陕、蒙边境的中国“能源走廊”,历时8天,辗转两市多地,为您详述一出“黑金双城记”。

--------------------------------------------
上篇 鄂尔多斯:大漠上的“迪拜”

鄂尔多斯人均GDP超越香港,这从任何角度看都是新闻。鄂尔多斯会不会重蹈众多资源型城市的覆辙,像流星一样迅即陨落? 

  鄂尔多斯人均GDP超越香港,这从任何角度看都是新闻。黑金之所以能成就鄂尔多斯,当拜神华等企业携带资本不遗余力的开掘所赐。
  2009年12月初,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连辑在第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开幕式上,面对台下众多政商名流,不乏豪气地宣布鄂尔多斯人均GDP将超越香港。
  这无疑像是投下一枚重磅炸弹。尽管人们对鄂尔多斯的快速成长早有耳闻,但从未如此形象具体——类比的对象是香港,东方之珠,冒险家与港币的乐园。
  从前默默无闻的“宫帐守卫者”鄂尔多斯,这座夹在毛乌素和库布奇沙漠之中的草原城市,似乎崛起于一夜之间。据《鄂尔多斯年鉴》显示,2000年的时候,鄂尔多斯的GDP仅为150亿,8年之后即狂飙到1603亿。而2009年,初步估计可达2100亿元。这个数据的基数,仅仅是160万鄂尔多斯居民。
  不可否认,GDP仍然是目下中国各界胼手胝足最大的公约数。
  鄂尔多斯因草而生,却因煤而盛,拥有储量巨大的煤炭资源,这是天赐的恩福。“我们没有沿海的区位优势,也没有南方那样的青山绿水,但我们地底下有资源,上天是公平的。”鄂尔多斯市东胜区人大主任包山笑着说道,他曾担任市委宣传部长,懂得熟稔拿捏话语的分寸长短,“煤炭给我们带来了高速增长的机遇,但我们努力做到只依托资源,而不是依靠资源。”
  这样的话语似曾相识,几乎每一个资源丰富的地方主政者都会如此表述。但人们依然有理由担心,鄂尔多斯会不会重蹈众多资源型城市的覆辙,像流星一样迅即陨落?如同抽丝剥茧般,我们需要探寻鄂尔多斯成功的源泉。
  鲜为人知的是,这座曾因羊毛名扬四海的城市,在被“原生态”能源新贵身份替代的同时,亦逐渐呈现出多元化的现代都市气象。
  走在鄂尔多斯老城东胜区的街道上,恍如置身北京某个街头,路面宽阔齐整,建筑物有着北方城市特有的从容。其中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东胜区党政大楼前的青铜器广场,一个类似蒙古包式样的巨大青铜色穹顶旁正在植树,一位老板模样的人从一辆悍马车上跳下来,身边跟着几位随从,像是在视察施工进程,并旋即离去。一位工头向我们比划道:“这里将打造西部最大的购物广场。”
  东胜是老城区,目前市政府所在的康巴什,是规划中的新区,距离老城区25公里,与临近的阿勒腾席热镇相隔3公里,三地之间互为犄角之势,共同构成鄂尔多斯核心城区。据鄂尔多斯发改委一位官员介绍:“之所以这样规划,是为了以点带面,协同发展。”
  目前康巴什新区人口只有两万多,但规模显然在膨胀中,据公开资料显示,东胜的房价在每平方米8000元以上,而康巴什这个纯粹在荒漠中建设的新城区,目前房价也在6000元以上,这已经超出了内地大多数城市的标准。康巴什更引人注目的是它的城市格调,说那里的建筑物有点新锐,这并不过分。
  在市政府前的成吉思汗广场两边,犹如一个巨大的建筑创新工场,造型独特的建筑物比比皆是:音乐厅、图书馆、大剧院和展览馆,极富后现代的先锋精神,鄂尔多斯市委宣传部外宣科科长陈曦兴奋地说:“这是鄂尔多斯创新精神的象征。”
  虽然这座城市所呈现的现代面孔离不开“黑金”种下的果,但其中依然传递出鄂尔多斯发展之因——尤其是在与近邻榆林的比较之下。
  这片86752平方公里的土地之下,座拥中国六分之一的煤炭储量,且大多是优质高卡动力煤。按照当时探明的储量,这片煤海相当于50个大同煤矿,165个抚顺煤矿。目前这里探明的煤炭储量是3667亿吨,占中国的三分之一。但自上世纪80年代初由新华社发出的有关本地区发现巨大煤海的讯息之后,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鄂尔多斯依然籍籍无名,彼时人们关注的,是山西已经形成规模化开采的煤田。
  然而就在籍籍无名的表象之下,一家名为中国精煤公司的企业正式成立并入驻鄂尔多斯,在深耕“能源走廊”多年以后,这家企业成为如今赫赫有名的神华。
  曾有评论指出,以神华为代表的央企在蒙陕两地挖走了“黑金”,留下了GDP和税收,但一家独大同样制约了当地产业的合理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讲,央企神华宛如一个巨无霸,为占据最为优质的煤炭资源,它可以修建不属于铁道部的多条铁路专线,目前神华集团已牢牢控制了蒙陕边境的大柳塔——这块被喻为鄂尔多斯煤海“白菜心”的战略地带。
  尽管神华的优势牢不可破,也没有出现任何具备足够当量的挑战者,但鄂尔多斯依然在神华的带动、或者说博弈的过程中涌现出一批颇具竞争力的本土企业——鄂尔多斯集团、伊泰、亿利、伊化和汇能集团,这些活跃的企业单元,被广泛认为是鄂尔多斯领先榆林的重要标志。目前,鄂尔多斯本土上市企业已有四家,而煤炭储量高于鄂尔多斯的榆林迄今尚无一家。
  这些民营企业,大多脱胎于鄂尔多斯体制之内,且无一不与能源有关,即便是曾经因羊毛“温暖全世界”的鄂尔多斯集团,现在的公司主业亦涵盖煤炭、冶金和电力。
  在一定程度上,鄂尔多斯的能源新贵具备了与国内外强手掰掰手腕的实力——内蒙古方面显然乐见其成。以伊泰集团为例,同样拥有自己的铁路专线——长达145公里的准东铁路。由其作为主投资方的呼准铁路电气化改造亦于2009年12月竣工。
  也许可以说,这些位居国内500强行列的鄂尔多斯本土企业,是神华带出的好徒弟。自储波于2001年赴任内蒙古区党委书记以来,内蒙本土企业与神华之间便处于一种良性的竞合状态之中。“煤电战略”也成为内蒙古经济增幅连续7年冠绝全国的决定性因素。
  无论煤炭给我们生存的环境带来多大的影响,乃至它作为加剧温室效应的主要罪魁之一,但一个事实是,作为一种战略资源,它从未远离我们的生活。即便是环保理念深入人心的欧美各国,在油气资源日渐紧缺的今天,煤炭近年来也重新受宠。
  “我们不得不为拥有丰富的煤炭储量感到庆幸。”鄂尔多斯发改委能源科科长吕耀峰对《能源》记者说道,“我们在努力消减其对环境的影响。同时,为了平衡能源结构,鄂尔多斯正全力推进煤制油、煤变气项目的建设。”

鄂尔多斯第一站手机APP下载: 苹果版——IOS_V1.2 安卓版——Android_V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