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旅游 > 本地特产

环保健康 柳条编织奇异世界 (1)

合作发文:18647713762   去跳蚤市场免费发布信息
随着科学的发展,柳条的价值也越来越被更多地认识与发掘出来,它除了人们熟知的防风固沙、改善生态的作用以外,还广泛地被用来制造高强瓦楞纸、箱板纸、刨花板,中密度纤维板。

夏天的蒙古包,用柳笆代替毡子使用

崩克尔变成圈牛犊的地方

●郭雨桥

我这里所说的柳,是指能用来编织器具的柳条,蒙古语一律称作“包尔嘎斯”,属于植物学的杨柳科柳属。柳属包含两大体系,一种是旱柳,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柳树。一种就是包尔嘎斯,它的原始词根是“巴喇”,新疆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有个地方名叫巴仑台,“巴仑”就是蒙古语“巴喇”叫白了的说法。相传东归英雄渥巴锡来到这个地方,看到遍地柳树丛生,人马进去刚能露个头顶,随口称赞一句:“多么好的巴喇呀!”于是人们就把这个地方叫做巴仑台,意为柳条茂盛的地方。包尔嘎斯有沼柳、黄花柳、沙柳、蒙古柳、山柳、红皮柳、小红柳、五蕊柳、细条柳、蒿柳、皂柳等许多种,蒙古语一律称作某某包尔嘎斯。给我的印象,这些柳树大多数生长在沙地或盐碱地上,地下水位较高,沙丘、洼地、河边居多。内蒙古黄河流域、辽河流域,毛乌素沙地、浑善达克沙地、巴丹吉林沙漠、还有一些小流域地区,如辉河、莫尔格勒河、锡林河等等,都成片成林生长着包尔嘎斯。

包尔嘎斯抗逆性强,较耐旱,喜水湿;抗风沙,耐一定盐碱,耐严寒和酷热;繁殖容易,萌蘖力强。生长迅速,枝叶茂密,根系庞大,固沙保土力强。沙丘下的柳条,根扎得更深,把触须伸得很长,最深、最长的可达30多米,以汲取水分。柳条把被流沙掩埋的枝干变成根须,再从沙层的表面冒出来,伸出一丛丛细枝,顽强地开出淡红色的小花,给早春的沙原涂抹一道风景。有时人们圈围草库仑,不注意丢下几把柳条,它们会自己生根发芽,真是“无意插柳柳生根”。柳条还有一个特性,就是每隔两三年必须割掉一次,叫做“平茬”,越割越旺。如果不割,就会“顶死”,不像大多数树木那样怕砍伐。柳条的另一个特性是它的弹性韧劲和耐压,这一点,生长在内蒙古草原的蒙古族群众对它有更深的理解。笔者最近在苏尼特左旗遇到一位老人,他叫格利格,给我们讲了不少柳条的传奇故事。他说他在年轻时候出风头,把一根湿柳条抓住一端,让他的朋友把另一端使劲扭曲,结果柳条就是不断,而且越扭曲承担力越大,挂上一桶水都断不了。有时候一个人在野外赶勒勒车,半路上牛鞅子下面与辕条拴在一起的那根绳子断了,他便找一根湿柳条换上去,完全可以坚持一天,走到家里。有一次他赶车出门,车辋断了一截,无法行走。情急之间,割了一根路边的柳条,绑上继续赶路,走了四、五里路,柳条也断了,他又换上一根,如此这般,一直走到家里。那次采访途中看到一家汉族牧民,叫建平(他按照蒙古族的习惯自称“建片尔”),正在扎诺额布其(西北方向上的半圆形栅栏,阳棚),剩了最后一道工序绑绳子。我们问他为什么不用柳条,回答说柳条冻了,脆而易折,不能用。后来我们跟格利格老汉谈起这些事。格利格说火上烤烤完全能用,绳子将来会松动,柳条一直就那么结实,除了用刀砍,根本不会松开。

柳条的这种自然生态和性能,也给居住在它怀抱里的牧民带来一道人文风景。上世纪70年代我在鄂尔多斯鄂托克旗苏吉大队采访,就发现了一个柳条建筑的奇异世界。多少年后,别的一切都已忘却,唯有这个柳条世界给我留下了难以泯灭的印象。那里炕上铺的席子是柳条,房上盖的栈子是柳条,院墙、栅门是柳条,猪圈、鸡窝(当时的牧民也养猪鸡)是柳条。除了这些生活用具,生产上也到处离不开柳条:羊圈是沙柳扎的,草垛是沙柳围的,草库仑的围墙是用沙柳编的,车上的囤笆子是柳条穿的。此外,砌井、筑坝、做粪框、编箩头,也都离不开柳条。柳条就是人们生产和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到处散发着一种自然的清香和人文的温馨。那时候不谈柳编文化,但实际上柳编已经“化”在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这里,我不想涉及柳编文化的更多方面,只想就柳编构成牧民居所的情况,谈一谈我的发现和感受。居所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柳条作为居所的一部分建筑材料,如蒙古包的哈纳、乌尼。另一种是整个住所全是用柳条做的,我谈的主要是第二种情况。

用柳条编织住所

利用柳条的性能编织的各种窝棚,它们是蒙古包的祖先,又是蒙古包的伙伴。

用柳条编织住所也是一门科学,有许多要求和讲究。牧民由于长期和柳条打交道,对它的性能已经了如指掌,知道什么样的柳条适合编织住所,什么季节割的柳条最好用。一般来说,最好在春天发芽以前、秋天上冻以前割柳。柳条春天发芽以后开始生长,上手容易脱皮。夏天正在发育,质量欠佳。秋天已近成熟,皮与心结为一体,质量最好。冬天柳条上冻,脆而易折,人也冷得伸不出手去,一般也不好做。编做住所不用任何工具,两只手就行。但前期需要一种特殊的镰刀,称为柳镰。柳镰柄儿比普通镰刀长,但刀头很短,看惯普通镰刀的人觉得它畸形。其实这是一种自然选择,柳条丛生而密集,必须单根操作,刀头宽了不好出入,且容易割了别枝。打枝杈的柳刀刀头也小,刀柄短得出奇。这两种柳刀,刀柄不是长就是短,完全是为了适应柳编生产的需要。编做住所的柳条,都要打杈,光光地留一根,不用旁枝逸叶。

割好的柳条不能马上用来编织,起码要在外面晾晒5天,让它还性(沃勒格希那)变得柔韧顽强,不易折断,才能开始使用。

用柳条编做住所,早在公元前8000年~12000年间的畜牧业起源时期,游牧民的祖先就把一幅穹庐图,描绘在阿拉善盟曼德拉山的岩石上。在蒙古包发明以前,游牧民在漫长的历史时期内,住的都是窝棚类建筑。如果从大类着眼,当时的这类住所大体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圆顶的,一般叫做奥布亥。一种是尖顶的,一般叫做少布亥。奥布亥的词根是奥布,意思是隆起来的东西。少布亥的词根是少布,意思是尖顶的东西。少布亥的代表就是我区鄂伦春族、蒙古国查腾(养雪鹿者)住的“撮罗子”, 奥布亥的代表就是我这次下乡发现的“扎喇陶包”和“崩克尔”。它们殊途同归,最后都归之于蒙古包,可以说都是蒙古包的远祖。这种活态的文化遗存,为我们研究蒙古包的发生发展提供了翔实可信的材料。

鄂尔多斯生活消费QQ超级群(129150345)       感觉本文不错?——>>[点此——复制标题和网址转发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