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经济 > 轻  纺

小羊绒企业掺假严重 标80%绒没一丝绒

记者了解到,羊绒制品还面临维权困难问题。羊绒制品很多检验指标如起球级、色牢度、甲醛含量等一经穿戴、洗用就会发生变化,而消费者恰恰是经过一段时间后才觉察到所购买衣物的质量问题,这时仅有羊绒含量一个主要指标能够进行检验。

作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山羊绒主产地的内蒙古,生产的羊绒制品早已享誉国内外,并孕育出了“鄂尔多斯”“鹿王”等知名品牌。

近些年来,内蒙古的中小型羊绒企业数量也急剧增长,全区羊绒生产企业达500多家,但其中真正上规模、有品牌知名度的却不到20家。自治区有关部门检查和记者最近调查发现,在数量众多的小羊绒企业中,存在严重掺杂使假现象,有的企业产品标注80%羊绒,竟没有一丝绒。

标注80%羊绒 实际没一丝绒

2012年1月,内蒙古自治区纤维检验局针对中小企业的羊绒制品进行了一次执法打假活动,抽查了21个羊绒制品经销店40个批次的产品,结果合格企业1家,企业合格率仅为4.8%;合格产品1个批次,产品合格率低至2.5%。

内蒙古自治区纤维检验局高级工程师曹渭芳说,内蒙古地区大中型企业羊绒产品的总体合格率一直较稳定,在95%至98%之间,鄂尔多斯、鹿王等品牌企业的产品质量比较可信,市场上的不合格产品一般产自小羊绒企业。

“比如一条重量近500克的羊绒裤,标注80%羊绒,但化验后显示这条裤子没有一丝羊绒,全部是化纤。”曹渭芳说,执法打假活动中发现的产品问题,多为羊绒标示含量与实际含量不符,假冒伪劣羊绒制品大都标识含绒量100%,实则含绒量很低或根本不含羊绒。

内蒙古自治区统计局的数据,内蒙古年主营业务收入2000万元以上的羊绒企业有91家,年产量1600多万件。而据业内人士估算,众多小企业年生产能力也有两三百万件,而其中一些小羊绒企业的产品质量无从保证。

记者先后走访内蒙古多家羊绒产品企业,接受采访的管理人员均对目前市场上羊绒产品鱼龙混杂现象感触颇深。鄂尔多斯羊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李长青表示,市场上的羊绒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严重破坏了内蒙古羊绒产品的品牌和形象,对消费者的权益也是极大的侵害。

“三无”产品热卖 掺杂使假伎俩多

日前,记者来到鄂尔多斯市东胜区几家羊绒产品小厂子,虽然门面不大,前来提货的商贩却络绎不绝。一家工厂里标示为“纯羊绒”的产品最低仅售200元,而在华容商厦出售的“100%纯山羊绒”制品价格则低到100元左右,很多产品连标签都没有。

一位摊主解释称,这些产品都是自家厂子生产的,只有卖给门面店的产品才会贴上标签。他还坦言:“如果你到外地销售,可以买些大牌子的标签回去自己贴,卖的价钱肯定翻几番。”

李长青说,羊绒产品80%的成本来自于原绒原料。2011年羊绒收购价平均为82万元一吨,这样平均下来一件羊绒衫的原料成本至少要350元,还没有计算人工、设备、产品检验等其他环节的成本。

鹿王羊绒有限公司高级工程师程彩霞透露,那些卖两三百元的羊绒产品在原料上做了文章。“不同原料差价很大,有80多万元一吨的羊绒,也有十几万元的羊毛,还有几万元一吨的化纤。低价原料做成的所谓羊绒产品,用上一点柔顺剂,摸上去手感很好,消费者很难用肉眼辨别。”

记者调查得知,内蒙古每年产原绒8100多吨,仅鄂尔多斯羊绒集团一家年用羊绒原料就达5000吨以上,再加上羊绒资源的外流,不少企业根本买不到好绒,而使用纤维较短的绒与羊毛、化纤等长纤维混纺。这样,在加捻过程中,长的纤维就会被捻在里面,而较短的羊绒则被捻在外面,使产品表面上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内蒙古自治区纤维检验局副局长邱瑞卿介绍,很多企业甚至猖狂到了掺杂棉线、化纤进行生产的地步,这种伪劣产品用化学法就能轻易检测出来。

采用低劣工艺也是小羊绒企业牟利的手段之一,有的小作坊花上几万元买上几台旧机器,用点化纤产品和低质的染料就开始生产,产品不经检验就出厂。

此外,不少小作坊受利润驱使,肆意造假,随意贴上大品牌羊绒企业的牌子便开始销售。“鹿王每年会接到很多外地消费者的投诉,对于贴牌售卖,说实话真管不过来。”程彩霞无奈地说。

“游击”生产难监管 依法打假有难度

许多业内人士认为,内蒙古是全国乃至世界重要的绒毛产区和羊绒纺织制品的加工基地,需要各类企业的良性竞争才能最终把羊绒这块“软黄金”用好。但目前内蒙古叫得响的羊绒制品企业还是十几年前的品牌,一些小企业热衷掺杂使假,进行短期性牟利,已严重影响羊绒制品行业的健康发展。

邱瑞卿说,小型企业和小作坊的流动性很强,租下一个车库就能进行生产,一旦被执法部门检查或处罚,经营者便挪窝换巢继续生产经营。不少小企业的地址与登记备案地址不相符,即便是质监部门能够监管到的小型企业,当执法人员检查时,产品一般都能过关。然而,因为不可能对所有企业的出厂产品做到批批检验,也就无法保证最终流通到市场上的产品全都合格。

记者了解到,羊绒制品还面临维权困难问题。羊绒制品很多检验指标如起球级、色牢度、甲醛含量等一经穿戴、洗用就会发生变化,而消费者恰恰是经过一段时间后才觉察到所购买衣物的质量问题,这时仅有羊绒含量一个主要指标能够进行检验。

然而,目前质监部门的检查手段很有限。邱瑞卿说,如果不法企业将羊绒羊毛混纺,再以纯羊绒制品出售,在鉴别上有困难。

内蒙古工业大学轻工纺织学院院长武志云等业内专家认为,羊绒原料是纤维中的黄金,极其珍贵,需要保护和利用好,尤其要打击非法企业恶性竞争行为,加强监管,严查重罚,切实引导和规范羊绒制造业健康发展。

鄂尔多斯生活消费QQ超级群(129150345)       感觉本文不错?——>>[点此——复制标题和网址转发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