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经济 > 轻  纺

鄂尔多斯羊绒产业寻求突围

“从长效机制的角度说,我们正在探讨研究羊绒市场,但具体的,真正下一步要怎么做才能建立起这种长效机制,这个问题还在探讨,因为这个行业涉及的从 业人员的群体比较大,而且整体素质比较低,所以我们联系各个部门正在研究探讨能不能出台一个针对羊绒市场行业性问题的具体方案。”周晋尧说道。

车间里,工人正在操控电脑编织机。

“现在的羊绒衫好便宜啊,我前几天给我儿子买了件,才花了280多块钱。”市民王晓梅在小区里对邻居说道。

“那么便宜,是不是真的哇!现在羊绒市场上有好多都是掺假的,羊绒含量根本就和衣服标签上写的不符,好多不达标的。”一位女士接着说道。

听到他们的谈话,也许我们大家都能想到普通消费者群体对羊绒衫的质量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什么鉴别能力,那么目前羊绒衫市场的境况如何?

据了解,2012年5月28日,鄂尔多斯市质监局由分管监督和分管执法工作的两名副局长亲自带队现场协调指挥,共出动30余名执法人员,分为8个检查小组对东胜区富兴羊绒工业园区进行了突击执法检查,鄂尔多斯市羊绒制品专项整治行动进入重拳严打、全面治理阶段。

针对市民对羊绒衫市场的一些疑问,《北方周末报》对此做了深入的了解。

鄂尔多斯羊绒衫”  “被”假冒了的品牌

6月8日上午,记者走访了一家小型的羊绒制品工厂,该厂总经理胡光新(化名)告诉记者:“前几天,鄂尔多斯进行打击假冒伪劣的羊绒制品,我不知道别人,但我打从心里觉得,早该这样做了,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色产业,鄂尔多斯算是羊绒产品的集散地,但回过头来看看咱们的话语权有多少,这说白了就是因为作假,你该卖什么就卖什么,不是说羊毛的不可以卖,不是纤维的不可以卖,你得给人家写清楚呀。”

记者又在鄂尔多斯羊绒衫一条街发现价值三四百的羊绒衫有很多,但鄂尔多斯集团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么便宜的价钱买到的羊绒衫根本不是真的。”

鄂尔多斯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周晋尧表示:“羊绒制品的问题不单单是鄂尔多斯市,内蒙古的问题,这是一个全国的制假造假问题。”

当天下午,记者来到了鄂尔多斯市羊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3楼的党政工作处,就这次鄂尔多斯市整顿治理羊绒市场我们采访了鄂尔多斯市羊绒集团的相关工作人员。

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外地假冒鄂尔多斯品牌的也有很多,有的是用了‘鄂尔多斯’这4个大字,然后在后面小小的写上自己的牌子,这样可能就把消费者蒙过去了,有的直接就写鄂尔多斯。我们集团在市场上专门成立了监管部和打假办,除了监管我们自己是不是在按照游戏规则运行,还专门针对全国各地市场上出现假冒我们的产品。我们只能自己把情况摸清楚,才能在必要的时候联合工商,公安来一起打假。2011年在河北的某个地方,全部是小作坊用来生产假冒鄂尔多斯羊绒衫。”

据悉,“鄂尔多斯”作为中国纺织服装行业第一品牌,以150.67亿元的品牌价值位居中国最有价值品牌前列。羊绒制品的产销能力达到1000万件以上,占到了中国的40%和世界的30%,产品质量、市场占有率、销售收入、出口创汇多年蝉联中国绒纺行业第一名。

“我们的品牌已经做了30多年了,在中国的纺织服装行业排在老大的位置,所以很多人在打我们的擦边球。就现在鄂尔多斯本地我们基本上还没有发现假冒我们商标的,人家要挂什么牌子是人家的事,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人家要用鄂尔多斯市这几个字我们也没办法。”这位负责人对记者说道。

“早该整顿了”

“其实,这种乱像也不是一天两天啦,有关部门早该整顿了,鄂尔多斯市东胜区某品牌店的老板和《北方周末报》说。”

6月7日上午,记者来到鄂尔多斯市质量监督局就关于鄂尔多斯市羊绒制品专项整治行动的相关内容采访了监督科的周晋尧科长。

周晋尧说:“从全区的角度来说目前的状况是,生产销售比较集中在呼、包、鄂3市,因此,我们根据内蒙古自治区质监局的相关方案进行了一次专项行动,在鄂尔多斯市 生产加工比较密集的富兴羊绒工业区联合市工商部门以及公安部门,在5月28号,我们分了8个组,同时进入了11家企业,对这一纺织工业区进行了执法检查。 在这次的突击检查中以企业产品掺杂使假、无标准生产、标实不符、标牌侵权、代工企业无合同、代工产品流向不明等为重点检查内容,以东胜区富兴羊绒工业园区 为重点整治区域,以接受委托代生产加工羊绒制品的小企业、小作坊为重点检查对象,严厉打击企业的违法生产行为。”

据了解,这次专项行动中共检查羊绒制品生产加工企业11家,均为来料代加工企业。经查发现,无标准生产、无合同代加工、滥挂产品吊牌、标实不符等现 象较为普遍,大部分企业均未购置质量检测设备,不具备产品自检能力,且无法提供产品原材料、半成品和成品的质量证明资料。现场查封了涉嫌质量违法企业的生 产设备41台,扣押封存涉案产品成品500余件、半成品3500余件、原料纱线43管。

周晋尧告诉记者,“纺织这一行业的情况多种多样,有的是自已采购加工,自己挂牌销售,有的是把原材料采购回来委托纺纱厂纺纱,然后他再挂牌销售,所以涉及的环节多、主体多。”

那么,如此复杂的羊绒衫市场,今后的发展走向该如何呢?

“从长效机制的角度说,我们正在探讨研究羊绒市场,但具体的,真正下一步要怎么做才能建立起这种长效机制,这个问题还在探讨,因为这个行业涉及的从 业人员的群体比较大,而且整体素质比较低,所以我们联系各个部门正在研究探讨能不能出台一个针对羊绒市场行业性问题的具体方案。”周晋尧说道。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鄂尔多斯市质量监督局陈继明副局长在市质监局、市工商局联合召开鄂尔多斯市羊绒制品专项整治行政告诫会的讲话中强调,近年来,鄂尔多斯市羊绒制品的整体情况不容乐观,产品质量水平亟待提升,羊绒制品市场比较混乱,亟待规范整治。这些情况已经引起了自治区党政主要领导,以及鄂尔多斯市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本次羊绒制品专项整治行动的重要性与紧迫性不言而喻。

突围  路在何方

采访中,一家小型羊绒制品工厂的经理胡光新说:“从市场上来看,纺织行业是一个微利的行业,所以我们这些中小企业希望政府把说的话可以真正落到实处,另一方面希望政府真正的系统性的引导我们来做。”

鄂尔多斯市 是羊绒衫的主产区,但话语权却不在这。比如说,河北的清河县,一根绒都没有,但是当地政府想办法帮扶维护当地的产业。需要贷款的给协调贷款,需要证明的给 出证明。但是咱们这的羊绒产业发展这么多年了,还是没形成保护这一产业的机制,这还需要政府做出努力,如果这种维护和扶持当地产业的机制一旦形成,我们这 些人肯定鼎力配合。”胡光新说,“对于富兴羊绒工业区的查处整顿我是有异议的,职能部门二话没说就把工厂给封了,说是因为参与造假,作为一个代工的车间, 咱们可以从一个概念上来理解,我织羊毛不可以,我织化纤不可以,我们又没有给他标这个牌子说这是纯羊绒的还是什么,怎么就成了涉嫌造假,就算是标的不对也 只是错误标示啊。说白了我们只是个裁缝,根据合同内容我们只负责把拿来的原材料做成合同要求的就行了,最后谁贴这个牌子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你去查商铺卖 假货行,但你去查人家工厂根本是没道理的。”

面对现在鄂尔多斯羊绒市场的问题,急需要各方面的协调配合来解决羊绒市场遇到的困难。

“由于羊绒制品存在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它形成这个问题有它一定的社会原因,所以我们已经向政府做了汇报,希望在政府的领导下协调各部门的力 量,形成一种联动机制,像流通领域的工商部门,生产领域的质检部门,如果要涉及到监督抽查还需要财政的支持,从治安角度看,在行政执法过程中遇到问题还需 公安部门来保证,”周晋尧表示。

鄂尔多斯羊绒集团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说:“来鄂尔多斯旅游的人特别多,来我们鄂尔多斯集团参观的也特别多,所以集团就提供免费参观,就是为了让大家真正了解和明白正牌的羊绒衫应该是什么样的,怎样保养等等。很多人以为鄂尔多斯生产的羊绒衫肯定就是鄂尔多斯品牌的羊绒衫,上次我们请来的专家都是这样认为的。”

“从政府角度解决这个问题,最好就是在国家质量监督这里要好好抓起来,现在国家对于成分的标识是十分重视的,要看你的成分标识与你真正的含量是否相 符。就像一般的消费者是无法辨别真伪的,要辨别必须做含量的检测,肉眼是看不出来的。这就像食品安全问题仅凭消费者的口感是不可能知道这里有什么致癌物 质,只有政府监管部门的力度加大,尽到他们的职责才能对消费者有利。”负责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