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旅游 > 民俗民风

蒙古族导演东涛执导《鄂尔多斯婚礼》 再现民俗风

电视剧于2011年8月在额托克前旗开机,历时3个多月。上世纪30年代鄂尔多斯牧区的风土人情,在这部电视剧里全景式地再现。剧中以三户牧民家庭故事为线索,从一位记者的视角去解读牧区古老的民俗文化,将鄂尔多斯婚礼这一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动而细腻地展现给观众。

还记得《母亲湖》里那个反派赛兴嘎吗?还记得《古墓惊魂》里的盗墓贼秃头吗?或者,说起《母爱》,说起《杀机背后》,会想起谁?

  东涛,蒙古族导演,现年66岁,住在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内蒙古电影制片厂家属楼。坐在阳面的卧室里,悠闲地翻着老照片,看起来,东涛和普通老人一样,安享晚年。而实际上,他刚刚完成了一部耗时1年多的连续剧的拍摄。作为这部20集民俗风情电视剧《鄂尔多斯婚礼》的总导演,东涛说:“这是一件让我老汉感到非常欣慰的事情。”

  我从沙漠深处走来

  东涛的蒙文名字很长,叫王楚格道尔吉,1946年生于现鄂尔多斯市乌审旗,是土生土长的牧区蒙古族人。

  家乡的名字叫沙尔利克,直到现在,东涛还经常回去参加同学聚会。在那沙漠深处,当年的同学大多依旧过着牧民生活,跟大家比起来,东涛像是被命运之神格外的眷顾。上小学的时候爱唱歌,爱参加文艺演出,中学时经常表演诗歌朗诵,还担任学校的文体部长。后来走上艺术的道路,东涛自己也觉得,有一部分天赋因素在里面。

  1965年,考入中戏学表演,毕业后,参演了第一部电影——《祖国啊,母亲》。“拍完这部电影后,回到内蒙古特别轰动,那时就像个大明星一样。”在拍了两部电影之后,又考入了北影导演训练班,1980年回到内蒙古电影制片厂后,开始了导演生涯。

  导演是一生的职业

  最早做演员,之后导演过几部电影和电视剧,到后来成为内蒙古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党委书记,再到后来担任广电局科研所书记,回望过去的几十年,东涛还是最满意自己的导演生涯。

  “如果当时没有去做厂长,管理行政方面的事,而是继续热火朝天地拍片子,艺术成就会比现在多很多”。比起做领导、管理人事方面的事,东涛还是喜欢单纯地搞艺术。

  当时的电影处在胶片时代,导演的工作量巨大,而且细致。剧本出来后,分成若干个镜头,每个镜头要怎么拍,对节奏、摄影等方面有怎样的要求,需要导演分析后写出书面的表述,如同论文一般。这样的习惯,在当代的影视圈导演身上,已看不到了,而东涛现在依旧保留着。一本本工作日记本,里面是他对片子详细而工整的记录。

  “做导演的时候,每天忙忙碌碌,很充实。但那时候拍片子,比现在的压力要大很多。”东涛回忆说。

  1988年在内蒙古电影制片厂担任导演,已导过好几部电影的他,不满足现有成绩,打算与外厂合作,做一次前所未有的尝试,拍一部彩色宽银幕故事片。为了早点搭起主创班子,他在大年初五离开家,离开年幼的孩子,独自坐上了去上海的火车。到了上海电影制片厂门口,被告知厂里还在放假。

  于是,东涛住进了旁边的招待所。后来的日子里,他一个人游荡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寻访摄影美工等各路人士,晚上回到冷冰冰的招待所小房间,回忆白天遇到的各种阻碍。

  “当时压力大啊,一个人跑到上海,代表的是整个内蒙古电影制片厂,要是弄不出点成绩来,没法给厂里交代”。这一段艰难的时间过后,与中叔皇等上海电影制片厂专业人员成功组队,便有了那部在当年看来很精彩的《神猫与铁蜘蛛》。

  “影视作品始终是遗憾的艺术”,这是东涛特别认同的一句话。拍完电影之后再看,总觉得有不足,“如果再加进一个镜头就好了”,类似这样的想法,跟随着东涛的每一部作品。

  在拍摄《鄂尔多斯婚礼》时,人们担心这位66岁老人的身体,他说:“没事!一辈子搞这个,功底在那儿呢!”时隔20多年之后,重新穿上导演的大马甲,领着一群年轻人在片场东奔西跑,工作时一兴奋起来,能站上一整天,喊得嗓子也哑了,到晚上睡觉时候还在想,白天的镜头仍有欠缺。

  “走在路上,遇到过去的部下,喊东厂长、东书记。但我还是最喜欢听别人喊‘东导’,因为我这一生的职业就是导演。”

  电影史上有我的印迹

  “走到今天,是很自然的一个发展”,东涛这样看待自己的大半辈子。

  回首往事,还是有些许感慨。那一年在中戏念大二,正是学习专业表演知识的时候,在20几岁的黄金年纪,文革耽误了他的学业。“但是历史,过去了就过去了。毕竟时代和背景是无法改变的,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做了足够的努力,留下了一点作品,电影史上有我的一点印迹,收获了这些,我很欣慰了。”

  退休这几年,倒也不至于赋闲在家。经常有人请他指导拍片,不做导演好多年,东涛说,自己在片场依旧轻车熟路。

  这位蒙古族老汉内心也有细腻的一面,喜欢抒情的拍片手法,爱看《廊桥遗梦》一类的情感片,不喜欢超现实主义。不过作为导演的职业病,看电影时总会用专业眼光去看。“我看到的,是它背后的制作过程。”

  导演《鄂尔多斯婚礼》

  应当没有谁会比东涛更适合做《鄂尔多斯婚礼》的导演。这位土生土长的鄂尔多斯牧区蒙古族人,对自己民族的文化了解并熟悉,十几年拍片的专业经验,再加上组织领导能力,让出品方内蒙古阿儿含只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认定了他。电视剧于2011年8月在额托克前旗开机,历时3个多月。上世纪30年代鄂尔多斯牧区的风土人情,在这部电视剧里全景式地再现。剧中以三户牧民家庭故事为线索,从一位记者的视角去解读牧区古老的民俗文化,将鄂尔多斯婚礼这一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生动而细腻地展现给观众。

  东涛对鄂尔多斯这片土地的感情,全部倾注在这部电视剧里。作为1946年出生的人,对片中表现的那个年代,那些自然淳朴的草原风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在片场,人们有时会看见这个老导演一边输液一边盯着监视器,拿着大喇叭喊“不行,再来一遍!”。剪辑的时候,工作人员粗心漏掉了一个镜头他都知道,会跟人急,“怎么没有?我脑子里都有”。

  老友看过样片后感慨说:“年纪这么大,留下好东西了,再辛苦也值得。”东涛亦觉欣慰,“从良心上讲,我为自己的民族,为自己的家乡,真实地记录了那些古老的民俗风情。”

  执导这样一部电视剧并不在东涛原先的计划里,他的想法,老伴儿最了解。“本来打算去俄罗斯旅游,他从小就向往莫斯科,但是接到这部片子,他把手头所有的事都搁下了。”老伴看着东涛查阅史料文献,请来民俗学家做指导,事无巨细亲力亲为,直到完成整个片子的创作。为自己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作出一点儿贡献,对一个老导演来说,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事。

  也许若干年后,这部片子会是这位老导演留下的珍贵记录,也会是文化界的宝贵资料。(文/陈荟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