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资讯 > 精彩专题

"8337” 鄂托克前旗统筹城乡试点建设的调查报告 (1)

 “我们只是转变了一下思维,从以前的政府主导到现在的农牧民自己说了算,充分尊重他们的意愿,不强迫转移或留居,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效果却极为明显。他们改善生产生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完全被调动起来了。”于新芳很欣慰。

  ——来自鄂托克前旗统筹城乡试点建设的调查报告

  号称“两重天”的城乡界线,正在鄂尔多斯市鄂托克前旗逐步消失、重合。

  从现代化城镇进入农村牧区,扑面而来的不再是繁华与落后的强烈反差,不见泥泞的道路,不见粗陋的房屋,不见散乱的环境,见到的是一个清幽、宁静的高档别墅区——一座座漂亮的平层别墅掩映在绿树丛中,平滑的石子小径四通八达。在这“世外桃源”里,人们尽情享受着现代文明。

  惊天的变化,源于鄂托克前旗正在打造的全市城乡统筹发展试点。这个曾独创过各种在全区颇有影响的三农三牧模式的牧业大旗,此次又成为“8337”发展思路的先行者,将为全区推出一个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区域协调发展的新样板。

  旗委书记于新芳称:这是一次农牧业生产要素的大整合、农牧民居住格局的大调整、生产生活条件的大变革。

  目前,以城带乡、以工促农、城乡互动的发展格局在该旗已经形成。城乡面貌发生了巨变,城乡差距明显缩小,城乡居民收入实现同步增长,小康新生活的幸福梦正在变为现实。

  科学规划,事关生产生活方式的变革——农牧民说了算鄂托克前旗地广人稀,生产分散,居住分散,公共服务分散,城乡一体化的首要任务就是实施“集中发展”战略,形成集聚效应。

  于是,在充分了解民意基础上制定的《鄂托克前旗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示点建设规划》中,资源、生产要素、人口、产业第一次被大力度地重新规划、集中整合,并因地制宜、合理制定出了五种人口居住和产业布局模式,让农牧民自由选择。

  城川镇巴音希里嘎查长张海滨是第一批切身领略到“统筹发展、集中发展”真正魅力的牧民。对于彻底改变全嘎查牧民生产生活方式的五种模式,他早已琢磨了个透——选择转移进城,两个重点城镇——旗府所在地敖勒召其镇和工业重镇上海庙镇,是他们新的归属地。

  选择留居,有大型集中居住区——新型村庄,小型集中居住区——现代居民点,散居——现代家庭农牧场三种布局。

  而小集镇——昂素镇和城川镇,主要为农牧民提供基本服务。

  “说到底,这五种优化城镇布局的模式,主要解决的是城乡统筹的主体——农牧民的去留问题。”鄂托克前旗统筹办主任柳利军道出其中深义。

  是转移进城当个按点上班的城里人,还是留下来当个自由的现代家庭牧场主?张海滨和家人商量了很久。最终舍不下自家那7000多亩草牧场、400多只羊和30多头牛,他还是把希望放在了养殖业上,决定留下来。

  而张海滨也清楚地知道,不管走与留,这一次旗政府是要让农牧民过上与城里人一样的幸福生活。因为每一种布局都有一个保障幸福的规划。用于新芳的话说就是:“城乡统筹就是要实现两个富,进城的农牧民要富,留下来的也要富。”

  全嘎查有142户农牧民做出和张海滨同样的选择。根据这个嘎查依水、傍电、靠路的特点,由此成为现代家庭农牧场布局的受益者。

  他们享受到政府新出台的补贴配套政策是:每户一块规模草牧场、一块规模饲草料基地、一处养殖棚圈、一套喷灌设备、一套农机具、配套建设一处平层别墅。

  这个号称“5十1”的建设模式,捆绑实施了多方面涉农项目,整合投入资金,实行缺啥补啥的“点菜式”定向产业配套,从根本上改善了农牧民的生产生活条件,拓宽增收渠道,使这些户子成为散落在广阔草原的现代牧业庄园。

  决定了去留,接下来的优先选择谁成为示范户、建不建平层别墅、选择什么样的户型等一系列配套发展问题,全由农牧民自己拍板。村民代表大会上,对报名申请“5+1”的20户农牧民进行投票表决,最后选出10户条件好、有发展潜力的农牧户,张海滨也在其中。

  “通过‘四权四制’的自治模式来议定、决策,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城乡统筹的公开、公正、公平。”于新芳认为。

  现在,这10户农牧民已喜迁新居,并开始缔造自己的现代牧场。

  张海滨发现,自从住进水、电、暖、讯齐备甚至周边环境也变得越来越美的160平方米别墅后,自己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和产业发展的积极性更高了。他给自己定出一个五年规划:“再建五六百平方米的棚圈,出栏1000只羊,形成种养业一条龙,耕种收全自动化。”

  有了目标,再加上“5+1”配套的全部完善,他的年收入今年将达到30至40万元。

  今年,有500留居户已经启动现代家庭农牧场建设,目前入住平层别墅的有150户,且种植全部实现了全程机械化,年收入均在15—40万元之间,形成了良好的示范带动效应。

  “我们只是转变了一下思维,从以前的政府主导到现在的农牧民自己说了算,充分尊重他们的意愿,不强迫转移或留居,让他们自己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效果却极为明显。他们改善生产生活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完全被调动起来了。”于新芳很欣慰。

  与留居户相比,自主选择转移进城的农牧民多达11294人,大大降低了农村牧区人口的比例,也让留居农牧民可以占用更多的生产资料,早日富起来。

  统筹要素,事关城乡经济的持续发展——产业说了算到2015年,4万农牧民有2.5万要转移进城,这对鄂托克前旗的城镇承载、吸附能力是个不小的考验。虽然已为转移农牧民建起了6000多套高质量住房,但还不足以证明城镇已具有足够的吸附能力。

  “吸附能力是否强,与能否为农牧民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息息相关,这关系着他们能否在城里生活得下去、生活得幸福。”鄂托克前旗旗委宣传部部长高鹏说。

  而就业机会又与城镇产业发展相关联。于是,“产业先行”、“以产业定转移”的工作思路,成为鄂托克前旗城乡统筹的主旋律。

  上海庙镇因国家级能源化工基地建于此,而被定位于中国西部最有影响力的工业重镇。这使得该镇拥有一批高、精、深的工业大项目,年营业收入达135亿元,具备了以工补农的能力。随着落地大项目的增多,到“十二五”末,营业收入将超过500亿,就业的空间越来越大。

  上海庙镇也因此成为青壮年转移农牧民创业打拼、成就梦想的首选之城。被产业吸引而来的农牧民已达到10051人。

  旗府所在地敖勒召其镇,因定位于打造极具魅力的草原文化名镇,使文化产业等三产得到迅猛发展。聚集了1582名转移农牧民的巴音社区,依靠该镇较为发达的服务业,为农牧民们搭建起了创业平台,提供了充足的就业岗位。

  从芒哈图村转移出来的牧民阿木尔斯琴,凭借自己的民族手工艺品制作的特长,在敖勒召其镇成功就业。现在她已成为经纪人,在社区帮助下建了个民族民间手工制作实训基地,年培训转移农牧民600多人。

  目前,在社区变身为个体工商户的转移农牧户有674户,建立手工艺品、民族用品、食品加工等作坊的有152户,基本实现就业。

  为了给更多的转移农牧民提供产业支撑,敖勒召其镇还启动建设了民族文化产业园、农畜产品加工园、农贸市场等,仅即将完工的民族文化产业园就可解决3000至5000人的就业问题。

  除此之外,该旗还借助邻居宁夏建设内陆特区、打造中国向西开放桥头堡的时机,积极补齐产业短板——旅游业,要打造成“200米见绿、300米见园、夜有蛙声、晨有鸟鸣”的具有独特草原风情的旅游名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