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资讯 > 深度关注

陕西神木房价跌幅过半楼盘烂尾 满城尽是追债人

虽然依托煤炭资源进行经济转型的思路已经明确,神木转型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也不可忽视。资金、资源、环境和技术的落后却始终是神木转型的瓶颈,会长期制约其发展。

《法治周末》5日发表《煤价下跌房价腰斩 神木试图“突围”》文章,对陕西省神木县房价跌幅过半、楼盘烂尾的现状作了详细地报道,指出神木已陷入大规模借贷危机,经济转型与复苏迫在眉睫。

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曾经是闻名全国的百强县,2012年地方经济总量一度突破1500亿元大关。在神木,因煤而生的巨额财富,由于没有更好的投资出口,而通过民间借贷等多种方式又流到煤炭行业和房地产业。资料显示,当地人60%的钱在煤田,40%的钱在房地产。

然而,随着煤炭市场不景气、煤价暴跌,不少煤老板资金链断裂,从而引发民间借贷危机、房价下跌、楼盘烂尾等一系列连锁反应。神木的经济发展受到严重影响,2013年神木全县GDP跌至925亿元,下降近百亿元;2014年上半年,全县GDP达464.7亿元,增速同比下降0.6%。据神木县法院公开数据显示,2013年年初至2014年6月,该院已经立案受理7200多起民间借贷案件,涉案总金额达57亿余元。在这种状况下,经济转型和复苏的命题随即被提出。

俯瞰神木县(图片来自新华网)

俯瞰神木县(图片来自新华网)

满城尽是追债人,讨债的也是欠债的

“他们是讨债的,同时也是欠债的。”神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罗喜林感叹道,煤炭市场繁荣时,当地几乎人人都拿出了所有积蓄,找熟人、熟人的熟人转借,以近乎疯狂的高利率,将钱投入一片片煤田,希冀成为巨大利益中的一分子。“这样的借贷可以毫无约束,打个白条或者熟人介绍就能借来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资金。然而一旦某个环节发展环境改变,多米诺骨牌一样的民间借贷链就会彻底断裂。”

“据说神木的民间借贷规模有200个亿,也有人说不止200亿元。这个数据没有统计,也没法统计。”罗喜林说,因为除了小额贷款公司和典当行外,还有不少没有登记在册的地下钱庄和个人放款,“这个数额不是小数,也算不清楚。”

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县城上空,很多人因追债无果而自杀(图片来自中国证券网)

死亡的气息弥漫在县城上空,很多人因追债无果而自杀(图片来自中国证券网)

日前,神木县已成立化解民间融资风险和打击处置非法集资专项工作办公室(以下简称“处非办”)。

据处非办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10日,处非办共接到非法集资案件报案线索245条,涉案金额79.4亿元,涉及报案群众7458人。已受理案件104起,经初查正式立案72起,涉案金额66.75亿元,涉及参与集资群众5752人,涉及犯罪嫌疑人181人,目前刑事拘留96人,执行逮捕72人,取保候审59人。

“这么大规模的借贷危机,归根结底还是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罗喜林说。

房价跌幅过半,不少楼盘烂尾

而神木的“借贷危机”,也不仅仅体现在煤矿产业。大范围的楼盘开发,让当地房价在2013年之前的多年里连续攀升。

罗喜林说“楼盘开发受民间借贷危机的影响很大,不少(房地产)开发商本身也是‘煤老板’,煤价下跌后,资金跟不上,楼盘也就只能烂在这儿了。”

在神木,有很多楼盘因为资金问题而停工(图片来自《法治周末》)

在神木,有很多楼盘因为资金问题而停工(图片来自《法治周末》)

据了解,自2003年年底,神木房价开始升温,从均价890元/平方米,涨至2007年4000元/平方米。2010年以后,楼盘价格更是一路飙升,到2012年,均价已达2万元/平方米。

有资料显示,在实际居住人口只有十几万的神木县,却有数百万平方米的房产在借贷危机之后成为空荡荡的“鬼城”空置房。

如何转“危”为“机”——依靠煤,但不能依赖煤

“神木这样的明星城市,剥去光鲜的外衣,就会露出低端资源城市的本来面目。资金与人才的流失会使这些地方的发展举步维艰。”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介绍道,“但这并不是坏事,经过经济下行周期的刺激,资源型城市会逐渐认识到产业升级的重要。”

2014年起,经济转型确已成为神木的发展重心。5月26日,第十八届西洽会暨丝博会期间,神木县产业转型升级座谈会在西安召开。神木县县长张生平在会上表示,当前抢抓机遇,破难攻坚,加快发展,是神木面临的首要任务,未来将进一步推动神木“二次创业、转型发展”,矢志打造县域经济升级版。

与此同时,该县县委书记尉俊东提出,只有依靠优化产业结构、提高产品质量、提升生产效率、扩大市场占有率,才能把神木的优势发挥成强势。“政府要积极作为,搞好顶层布局,加强政策引导,强化跟踪服务,推动科技创新和人才培养,持续改善投资环境。”

对此,倪鹏飞认为:“资源型城市的转型虽然迫在眉睫,但不能不切实际地与资源一刀两断。”在他看来,最切合实际的做法便是做好资源延伸,即不断拓展、延长产业链条,进行科技创新,开拓具有独特竞争优势的产业。依靠煤炭,但不依赖煤炭。

经济转型面临瓶颈,资金、环境问题突出

虽然依托煤炭资源进行经济转型的思路已经明确,神木转型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也不可忽视。资金、资源、环境和技术的落后却始终是神木转型的瓶颈,会长期制约其发展。

“神木煤矿产业发展到今天,遇到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水资源的匮乏。黄河调水是最好的办法。”罗喜林说。然而,黄河水资源已被沿线各省市“瓜分”。如今神木人日夜担心的问题就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严重缺水和大面积采空塌陷。据榆林市政府统计,神木县已有10条河流断流,20多眼泉井干涸,县境缺水严重。而神木县店塔镇红旗村就是神木县塌陷重灾区之一。这里曾因煤矿采空区塌陷引发山体滑坡,冲毁村头一座公路桥。

同时,企业融资艰难,也让神木的经济转型举步维艰。神木县发展改革局副局长高海雄告诉记者“无论是煤化油还是煤化电、煤化气,都是动辄上百亿元的改造项目,没有国企或外资企业的资金、技术支撑,神木当地的民营企业很难把项目做起来。银行贷款门槛太高,民企很难拿到钱,这也是为什么民间借贷会在神木火爆的原因。”

“转型这条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就是神木的现实。”高海雄感叹道。

观察者网综合《法治周末》、中国经济网报道。

鄂尔多斯第一站手机APP下载: 苹果版——IOS_V1.2 安卓版——Android_V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