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城事资讯 > 深度关注

陕西神木百亿民间借贷崩盘“内情” 多名官员卷入张孝昌案

http://www.sina0477.com 2014-11-04 17:23:24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 [点此复制标题和网址转发给好友]
2012年年底,陕西神木亿万富豪张孝昌被批捕,民间借贷市场崩盘。据媒体称,张孝昌借贷资金累计101亿元,涉贷人员1380人,涉贷公司56家。而其背后多名政府官员亦牵涉其中,保守估计此事波及人数超2万人。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2012年年底,陕西神木亿万富豪张孝昌被批捕,民间借贷市场崩盘。据媒体称,张孝昌借贷资金累计101亿元,涉贷人员1380人,涉贷公司56家。而其背后多名政府官员亦牵涉其中,保守估计此事波及人数超2万人。

  然而,张孝昌案发后,银行和部分大户安全脱身,而诸多散户被套牢。工行为填补亏空将张孝昌质押的3.3吨黄金抛售。

  群体性事件将神木民间借贷推向风口浪尖

  在“房姐”龚爱爱被曝光前,神木县就是中国中西部地区的经济活跃区域。在“房姐”被曝光后,人们开始对这里的财富故事产生好奇。

  据京华时报6月8日报道,2012年11月20日,神木县人大主任高崇飞之子高炎碔,曾因向刘旭明投资6000万拿不到分红,向警方报案。

  2012年11月22日,神木警方对神木县人大主任之子高炎碔报案一事立案。因找不到刘旭明,警方将其列为网上在逃人员。但2012年11月30日,神木县四大富婆之一刘银娥出面将刘旭明取保候审,取消网逃。随后,警方又因在办案时找不到他,于2013年2月4日再次将其列为网逃人员。2013年3月13日,陕西省神木县“集资大王”刘旭明被警方拘留, 2013年4月18日被神木县检察院批捕。

  神木县公安局查明,刘旭明于2011年6月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长青集团手中转让到阿左旗石驼山矿区煤炭资源详查探矿权证,以该矿储量大、分红快为由,非法收取群众入股款上亿元,部分用于还贷款、利息、买车以及挥霍。

  2013年6月6日晚,神木公安局发布公告称,嫌疑人刘旭明因涉嫌集资诈骗罪已被逮捕,案件已进入起诉阶段。刘旭明的账户也被查封,进行资产核查。

  然而,刘旭明案只是冰山一角。2012年年底,神木亿万富豪张孝昌靠借贷打造的“黄金帝国”资金链断裂,张孝昌被批捕,民间借贷市场崩盘。

  能源经济低迷,加上县委书记雷正西的人事变动,使得有人怀疑神木以往实行的民生政策将难以为继,各种坊间传言由此滋生。

  据中新网报道,7月12日,一条内容为“神木经济一落千丈,神木人民人人要帐,三角债务你拖我拖,现任领导要跑神木不得解放,定于15日上午10时在广场集会。”的信息在网络平台上热传。

  据新京报报道,县政府对面的人民广场,有上千民众聚集。他们听闻神木财政已被挥霍殆尽,要求县委书记雷正西在调任前,解决好县里存在的各种问题。

  密匝的人群中,百余人都是民间借贷危机中的散户,他们都是债主,借贷者叫张孝昌。

  2013年7月15日,陕西省神木县民众在广场的聚集事件,再次将神木民间借贷推向风口浪尖。

  7月16日晚间榆林市官方表示,此事系网络散布谣言引发的一起群众聚集事件,4名嫌疑人15日被当地警方行政拘留。目前雷正西并未调离,仍兼任神木县委书记。

  此间亦有网络传言称,神木县委书记雷正西不仅将前任留下的600亿元人民币挥霍殆尽,并造成300亿元亏空;向陕西省政府借款发工资;免费医疗、免费教育政策因财政亏空将终止等消息,神木县财政局声称,此事纯属子虚乌有。神木县有关负责人亦称“完全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

  7月17日,神木官方向媒体通报:亏空一说是无中生有,目前县里打击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神木百亿集资案崩盘

  曾有媒体如此描述:神木县城成条带状,西有二郎山、东有东山,中间有一条窟野河穿城而过,整个县城围绕着这条河南北延伸。相传麟州东有三株古松,唐代所植,枝柯相连,两三人才能合抱。久而久之,三棵松树便被冠以神木之名,也成为神木县地名的由来。如今,三棵古松已经寻不到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县城中正在拔地而起的住宅楼,二十几层的楼房并不少见。

  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先进县、中国金融生态县、中国第一产煤大县、2012中国百强县第26名……一连串的称号让这座县城名声在外。如今的神木县,丰富的煤炭储量造就了许多亿万富翁。据《中国民间资本投资调研报告》统计,神木县资产过亿元富豪人数达2000人之多。

  地处榆林市东北部的神木县,人口不到50万,与鄂尔多斯接壤,坐拥有丰富的煤炭资源,探明煤炭储量500多亿吨,占全国最大煤田神府-东胜煤田总储量的近1/4。煤炭产业在当地产业结构中占主导地位,这也是县财政的主要来源。

  2008年,神木县迈进全国百强县之列。2012年神木县GDP突破1000亿元,县域经济实力位居西北第一。在榆林市,神木县的经济总量多年来一直占全市1/3左右,就算放在陕西全省,它的经济实力也超过了汉中、安康、商洛等地级市,与延安、渭南两市相差不远。

  前些年借着煤炭经济的拉动,神木县经济飞速发展。财力强大使得神木从2009年起,在原县委书记郭宝成的推动下实行全民免费医疗。神木在国内率先推行12年免费教育以及全民免费医疗。“神木模式”一时为全国所津津乐道。

  能够摆脱贫穷的金钱奔涌而来。与温州、鄂尔多斯一样,神木成为中国民间游资最集中的地方之一。但很快,伴随着民间借贷勃兴,金钱变得像是与富裕的终点背道而驰。

  然而,随着煤炭价格跳水,偏重依赖能源拉动的神木经济遭遇危机,潜藏的民间借贷风险也逐渐露出水面。尤其是受鄂尔多斯民间借贷崩盘波及,神木近期也查处了几起大的非法集资案件。

  2012年以来,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涉诉人数7658人;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达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

  截至2013年7月11日,神木县法院今年共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2771件,已经超过去年的2015件,更是2011年的四倍多。近年来,神木呈现全民借贷集资之势,可见一斑。

  在神木,煤矿曾是民间借贷的大主顾,很多人以月息2分借入资金,然后转手以3分月息放给煤矿。

  正是由于煤炭行业的暴利,容纳了神木的高息民间借贷。据21世纪经济报道获取的数据显示,2012年时,神木县有银行类金融机构达21家,是长江以北地区银行最多的县;还有小额贷款公司22家,数量为陕西各县之冠,注册资本总额近27亿元。此外,县城里还很容易见到各种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典当行。

  一份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8月末,神木农村商业银行累计发放煤炭企业贷款2.9亿元,同比下降了7.318亿元。在神木,农商行占据了当地贷款市场的大头。

  神木县政府也在用财政资金扶持当地煤炭行业。据当地官方称,2012年以来,仅县财政用于补贴和税费返还的资金支出就达5.9亿元。这一政策延续到了今年,其中包括,返还煤炭行业价调基金,返还标准为15元/吨的县级55%部分。二是返还兰炭行业煤管费,达到产能标准的企业,按照焦粉13元/吨,焦沫5元/吨的标准返还。

  据时代周报2013年2月曾报道,从2011年,温州的民间信贷危机发生时,神木的上千家地下钱庄危机四伏。只是,神木的民间集资潮崩盘,支撑到2012年下半年以来集中爆发。

  2012年7月以来,面对蜂拥而来的债主,神木的一些参与民间借贷的老板或融资掮客纷纷“跑路”的故事被人不断传开。这些“跑路”者一夜之间不知去向,身上欠着上千万到数十亿不等的民间高息融资款项。

  神木县一位开过典当行的负责人称,近半年来,估计有200人出逃,近百人被刑事拘留。因非法集资的涉案金额超过百亿元。

  号称神木县“集资大王”的刘旭明、乔秀峰、刘国林、王凤义等人先后“跑路”。神木县城内大量的小额贷款公司开始关门,灾难也随之爆发。

  从2012年年底以来,神木民间借贷的资金链断裂,让公众大为紧张,“跑路”效应似乎正在神木扩散。还陆续发生一些集资人的自杀事件,而“房姐”龚爱爱遭举报一夜成名,也和神木2012年年底以来的民间集资潮崩盘有关,龚曾因此自杀未遂。

  另据新京报2013年7月24日报道,2012年年底,神木亿万富豪张孝昌靠借贷打造的“黄金帝国”资金链断裂,张孝昌被批捕,民间借贷市场崩盘。

  作为当地迄今为止涉案数额最大的以炒黄金白银为目的的集资案,张孝昌借贷资金累计101亿元,涉贷人员1380人,涉贷公司56家,而其背后多名政府官员亦牵涉其中。更有知情人指出,张孝昌以总价7000万元的抵押物向银行贷款4亿,而后银行职员违规操作,又让张获得4亿贷款。

  多名借贷者称,保守估计,此事波及人数超2万人。

  张孝昌,1958年生,神木县人,农民出身。1979年,当了三年兵的张孝昌从部队复员后,到南京、扬州一带打工,曾给豆腐坊送过黄豆,走街串巷做过卖货郎。这期间,他学会了银器加工的手艺。

  上世纪80年代初,他回到神木,开了家银器铺,将银元熔化后打造手镯、耳环等饰品,后来又开了“张孝昌金店”。20多年里,神木煤炭经济兴起,许多煤老板出手阔绰、穿金戴银,也成就了张孝昌的资本原始积累。

  多位散户说,张孝昌的金店庆典,不但排场大,还请来了俄罗斯模特,每个模特劳务费3万,这在神木县被口口相传。

  很多散户都知道,张孝昌有六辆车,分别是宾利、奔驰、路虎、奥迪、别克和一辆跑车。张家雇3个保姆,“听说光保姆月薪就8000多”

  张孝昌踏入亿万富豪的行列,是从2008年起。

  2008年前后,他以总价值7000万的新世纪广场一楼商铺和黄金珠宝城作抵押,从中国工商银行神木支行贷款4亿。

  彼时,神木煤炭业兴盛,为煤矿融资的民间借贷方兴未艾,已发迹的张孝昌开始涉足民间集资。

  张孝昌先利用银行的4亿贷款,加之部分民间资本,购置了3.3吨黄金,并将黄金作为质押担保,再次向工商银行神木支行贷款4亿元。与张孝昌关系密切的人士透露,用从银行的贷款购置黄金、作质押,再次贷款,这无异于“空手套白狼”。

  2012年底,张孝昌资金链断裂。这名靠民间集资炒作黄金白银的神木大户,其拥有的“黄金帝国”于一夜间倾塌,引发众多债主恐慌。

  2012年12月1日,这座集资金字塔崩塌。张孝昌关闭金店,连夜出走西安。一名战友表示,因担心在榆林机场被散户们围堵,张孝昌在西安租了辆车,5日晚到达神木后,被警方控制,监视居住。

  2013年1月16日,警方对张孝昌解除监视居住,转入刑事拘留;2月2日,检察院对张孝昌批捕。

  铭建司法鉴定所鉴定显示:张孝昌累计亏损40亿,其中炒黄金白银亏损1亿,兑付利息38亿多元;张孝昌折合资产4.4亿,欠431名散户本金12亿元。此外,张孝昌名下还有12亿不明资金流出,其中不包括打入儿子张鹏和儿媳的账户的2.8亿元。

  报道援引一知情人士的话称,这些大户多是煤矿、典当行和企业的大老板,也包括部分神木县退休官员,以及与现任官员关系密切人士。

  在张孝昌的债主名单中,中国工商银行神木支行和数十位大户是放贷的主力。神木支行先后贷出8亿;仅牛文儿、郭振江、张振平、张和平、牛勇五位大户,就贷给他13亿。同时,这五位大户也掌握着张孝昌纸白银的账户和密码。

  一份内部知情人提供的“张孝昌处支付存款大户利息明细表”显示,张孝昌曾支付的利息,牛文儿1.6亿、郭振江(和公司)3亿、张振平、王玉凤夫妇5亿多元。该明细共32人,利息涉及金额26.03亿。明细中说明一项显示:有个别人本息已取走。

  因在北京拥有41套房产而闻名全国的“房姐”龚爱爱,也曾经手贷款给张孝昌1.2亿元。

  张孝昌案发,银行和部分大户安全脱身,诸多散户被套牢。

  张孝昌案发后,相关部门并未马上冻结张孝昌的资产。为填补亏空,当天,工商银行将张孝昌质押的3.3吨黄金抛售,五大户随后也把张孝昌名下的120多吨纸白银抛售一空。两项抛售,银行和五大户共套现19亿。

  报道还援引张孝昌的战友的话称,抛售一直持续到12月10日。

  群体性事件也开始凸显。五大户抛售纸白银的消息被传出后,2013年2月4日,数百散户聚集在牛文儿为股东之一的神木天峰大酒店门前,打横幅向牛文儿讨债。

  张孝昌案发生后,神木已有两人死亡,均与此案有密切关系。2012年12月12日,神木人武安详在西安一酒店割腕自杀,据了解,他曾在张孝昌处投入600万元;今年1月23日,神木县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发现服毒死亡,被初步认定为自杀。据称,他生前开了家典当行,数千万元贷款收不回来了。

  2012年12月6日,张孝昌被控制的第二天,神木县成立“12·6专案组”,处理张孝昌黄金集资案。

  报道称,多位受访者表示,专案组组长张宏智和案件核心当事人张孝昌有亲戚关系。张宏智与张孝昌的妻子张秀琴是远房堂兄妹。并多次质疑其政协主席身份能否主抓此案。

  专案组组长是张宏智,身份是神木县政协主席、原县政法委书记。县长助理刘光秀、公安局政委杜林协助此案。7月19日,神木县政协工作人员证实,政协主席张宏智确实担任该案组长。

  新京报获取的一份张宏智给散户们通报案情进展的视频,这份2013年3月3日拍摄的视频中,张宏智对散户们表示,“这个案件是县委书记雷正西安排我负责的。”

  3月29日,散户们向专案组递交材料,请求拘捕张孝昌的妻子张秀琴,儿子张鹏、张元利。据了解,张秀琴、张元利、张鹏也分别参与集资,数据显示,张秀琴签字的条据数额2000万,张元利1000万,张鹏1亿。张宏智在该材料扉页上写道:请杜林对此予以高度重视,该事项群众多次反映,务必依法公正办案。

  但截至目前,警方并未对其批捕。

  报道还称,事实上,在已知的431名散户中,也有不少当地领导,甚至包括西安地区的官员。这也导致,在处理张孝昌案件上,各方势力云集。

鄂尔多斯第一站手机APP下载: 苹果版——IOS_V1.2 安卓版——Android_V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