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旅游 > 人文地理

鄂尔多斯地区发现的最古老人类踪迹

根据“鄂尔多斯人(河套人)”使用的石器种类、形态及其它遗迹想象等可知,他们当时从事的是以狩猎为主的经济形态,因此,“鄂尔多斯人(河套人)”不仅是迄今为止鄂尔多斯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踪迹,同时也是活跃在鄂尔多斯大草原上的最早的猎人。

鄂尔多斯人(河套人)头盖骨、股骨和牙齿化石。

□杨泽蒙

1923年,法国天主教神父、地质古生物学家桑志华和德日进, 在实验室整理鄂尔多斯萨拉乌苏河流域科学考察所获资料的过程中,于一堆羚羊牙齿和鸵鸟蛋化石碎片中,惊喜地发现一枚幼儿的左上外侧门齿。这枚牙齿经加拿大人类学专家步达生研究,命名为“the ordos Tooth”(鄂尔多斯人牙齿)。这是中国境内发现的第一件有准确出土地点和地层纪录的人类化石,也是中国第一批有可靠年代学依据的旧石器时代古人类遗存,在中国乃至亚洲古人类学及旧石器考古研究史上均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上世纪40年代,我国著名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家裴文中先生在他的一部著作中,首先使用了“河套人”及“河套文化”这两个中文名词,来对应德日进等人已命名的 “Ordos Man”(鄂尔多斯人)及其文化,并被国内学术界所喜用,而它的最初命名则在国外学术界一直被作为正式学名来沿用。按照学术界的惯例,应该把“河套人”正名为最初命名的“鄂尔多斯人”。考虑到人们的接受过程以及因正名而可能引起的国内人们的困惑,可以称为“鄂尔多斯人(河套人)”。

根据“鄂尔多斯人(河套人)”使用的石器种类、形态及其它遗迹想象等可知,他们当时从事的是以狩猎为主的经济形态,因此,“鄂尔多斯人(河套人)”不仅是迄今为止鄂尔多斯发现的最古老的人类踪迹,同时也是活跃在鄂尔多斯大草原上的最早的猎人。

经我国古人类学家吴汝康先生研究,“鄂尔多斯人(河套人)”的体质特征属人类进化史上的晚期智人阶段,比西欧典型的尼安德特类型的人类化石更为接近现代人。据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等单位的最新研究成果,“鄂尔多斯人(河套人)”生活的年代应为距今7~14万年,是截至目前为止,我国乃至亚洲发现的时代最早的晚期智人化石之一。

鄂尔多斯第一站手机APP下载: 苹果版——IOS_V1.2 安卓版——Android_V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