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旅游 > 趣途导引

不再有羊群的乌兰巴托 女人正喝着酒搂着她的LV 躺在坏掉的二手车里 (1)

俄罗斯最好喝伏特加在乌兰巴托。他们光着膀子,一人提着一瓶,干喝,什么菜都没有。乌兰巴托的女人是这样的:长的不好看,但身材极好;只要给她酒喝,干什么都行。Idre’s Guest House酒吧的老板说:“我从不接待外国人,因为你分不清谁是生意人,谁是旅行者。”

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远处传来拉着悲伤的马头琴声。如果有机会站在博格达山顶俯视整个乌兰巴托,你就会体会到蒙古人的某种不安。

乌兰巴托正值雨季,路面几乎被雨水淹没了。有人在水面上放置了一些废弃的砖块,一个西服革履的青年白领夹着公文包,在上面不停地跳跃。

没错,当地的报纸都在说,这里要成为下一个迪拜。

如果不是突然瞥见对面一个牧民裤脚上的一块小泥巴,你会真的认为这里是世界的中心,元大都真身再现。

在这个只有两百八十万人口的国家,一半以上的人涌到了这里。过去十几年,这里突然变成了三十年代的大上海,淘金潮时期的加利福尼亚。于是在城市边缘地势缓和的地带,簇拥着形态各异的蒙古包和低矮的简易房。蒙古包一律是白色,简易房的屋顶也一律是红色或者绿色。

这些建筑只能远观,犹如大马士革山上的贫民窟,闪耀着西洋别墅群的光辉,走近却惨不忍睹,在严寒时烧出来的煤烟飘摇着。视线从蒙古包再往山坡上移动,是一片白色的点点,让人自然联想到羊群。但它们却一直那么一动不动,原来都是亡人的坟地和墓碑。它们象野草一样生长着,毫无秩序,露出死的生机。

几乎任何时候当你走在无论多么狭小的道路上,屁股后面总是跟着汽车,你想让它过去,可是它后面还有一串儿呢。你走路,前面的车尾气熏你,后面的车喇叭催你。

虽然交通规则是靠右行驶,车辆应该是左驾驶位。但也居然有些右驾驶位车在路上欢势地跑着。并排驾驶着的司机一左一右地坐着,状如哼哈二将。

这一情景,仅在新闻频道里的阿富汗可以见到。

鄂尔多斯第一站手机APP下载: 苹果版——IOS_V1.2 安卓版——Android_V1.6